如何像魔术师一样来打造虚拟现实内容

Category: 
如何像魔术师一样来打造虚拟现实内容
2017年1月13

虚拟现实里那些最让人铭记的创新者往往和魔术之间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魔术师精通讲故事的方式,能让你确信你所看到的一切,无论这个现实是多么的不切实际,他都能让你相信这是真实的。此外,他们也知道如何去控制注意力,能让你一路跟着他的设定走。

 

 

在成为 The VOID 联合创始人和首席创意官之前,Curtis Hickman 是一个给大卫科波菲尔和克里斯安琪尔打造幻术的魔术师。Unity 的交互设计师以及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专家 Greg Madison,这二十多年以来一直把各种技术整合进他的魔术表演、教学和发明中。

 

 

这些 VR 行业里的魔术师也分享了一些他们的秘密,关于他们打造虚拟体验的方式。著名的神经学家、魔术师、『Sleights of Mind』一书的作者 Stephen Macknik 也分享了关于虚拟现实内容开发者如何能从魔术背后的运作方式来学习的一些经验。

秘密一:打造精神争辩

 

 

和魔术一样,Stephen 声称:“虚拟现实,只是在某个方向上给了你一个提示,然后让你的大脑去脑补剩下的一切。”实际上,你给眼睛展示的东西越多,它们就能更容易的去以往常的处理方式来处理所有的感受。仅仅依靠虚拟世界默有的沉浸感,就已经能给你那些其它魔术都提供不了的临在感。

 

 

但是当用户开始去探索这些虚拟世界的时候,当务之急就是要用 Curtis Hickman 称之为“精神争辩”的东西来让他们确信刚刚体验到的东西真的在那里。Curtis 通过一个简单的舞台魔术来解释了这个概念:一个魔术师在舞台上,变了一个魔术:让大家看到一个球在空中飘了起来。但是,台下所有观众都会假设一定有一个东西在吊着这个球,因此魔术师必须用一个铁环来绕着这个球转一圈,做出一个“精神上的辩解”,来让大家明白其实并没有什么东西和这个球连接,这样才能让大家感受到神奇。

 

 

用来告诉大家虚拟世界真的存在的精神辩解,可以简单到只是当你用一个手柄去触碰到虚拟物体时提供的一个力反馈而已,也可以是你能够移动面前一个虚拟物品的能力。那些在虚拟空间中离用户最近的虚拟物体,需要你花费的心思最大。如 Curtis 解释的那样,看见一辆车在远处空中飘着和在 VR 中看到桌上的一个物体“都是不太可能的东西,因为 VR 中所有的图像都是数字生成的……如果我证明了桌上的罐头是真的,那么大脑就会假设那辆在空中飘着的车也是真的。”

 

 

Greg Madison 是 Unity 白纸(Carte Blanche)研究部门的用户体验负责人,研究课题是“为非技术人员用户打造 VR 内制作工具”。白纸被设计为“所有的一切都基于你坐在桌前的这个条件下,因此你能感受到实际的桌面……倚靠在办公上是如此自然,因此你和虚拟世界内物体的联系也如此自然。”

秘密二:提供选择的幻觉

 

 

心灵魔术师能让你觉得他拥有通灵和读心的能力,轻而易举地看穿你的想法,甚至预测未来。为了达到这种效果,一个心灵魔术师必须知道观众一些密切的信息,并引导他们做出一些选择,让他们觉得好像是自己做的选择。但那些正确的选择,都是会达到魔术师目的、展现魔幻效果的选择。

 

 

虚拟现实内容创作者也可以用这种思路来规划内容,人们在虚拟现实中做出的选择,将会影响他们对于这个体验的整体感受。最好能让他们恰好踩住精神辩解的点,并让他们做出那些能让他们自己在虚拟现实里得到最大享受的选择。

 

 

在开发阶段,Greg Madison 会研究测试对象在体验他们内容时的每一个细节,从他们的注意力在哪里,到他们的身体语言,还需要去注意,体验中刻意制作的一些线索触发是否得到了应有的效果和反馈。当提及内容开发时,他会说“观察(对象)是最重要的部分”,而眼球跟踪也会成为他在交互设计中强有力的工具。

 

 

想象一下你来到了 The VOID 的体验里。有探索精神的使用者,会花很多时间在整个关卡里来回走动,寻找哪些虚拟物品是“假”的,并没有映射到真实的物品上;或者一条看起来很远的路,其实是死胡同。但是 The VOID 的内容,自然地把一些微妙的暗示整合进来,通过后文提到的几点来让观众做出自以为是自己做的选择,而每个选择都得到了恰当的回馈,导致最终被这个虚拟的幻象所完全蒙骗。

秘密三:通过情绪来控制注意力

 

 

神经学家 Stephen Macknik 把注意力描述为认知幻觉,“一个魔术师永远在通过情绪来控制你的注意力。”我们的注意力容量是有限的,所以如果我们产生了一个新的情绪,你就毫无选择地只能去投入到你脑海内正在发生的事情里。

 

 

如果一个观众在笑,那他们就没有办法去注意其他东西,这让他们能更容易被之后的一些东西所惊讶;如果一个进入你的 VR 世界里的观众,对其中一个角色产生了同情心,那么他们可能就会被吸引过去;同时他们也可能需要一些更多时间来对这个空间里里的其他角色产生联系感。如果你去挑战人们,让他们完成一些任务,那么“他们就会忘记所有其它东西,你也不需要再去在他们身边弄更多花样。”Greg 说。

秘密四:利用所有的感官

 

 

Greg Madison 在把元素整合进虚拟世界之前,会先搞明白到底什么是必须的,然后去寻找最好的“物理”解决方式 – 从视觉到声效的各种把戏。他提醒说,每个人的感知是不同的,因此最好的效果对每个人来说也不同,因此把一些把戏整合进交互界面中能有更广的覆盖率。“每个人对于世界的理解和交流都是不同的。”这也是虚拟现实叙事的奇妙之处。比如说,一个视觉受损的用户可能通过音效和触觉感受来沉浸到一个虚拟的世界里。

 

 

魔术师是控制你注意力的大师。除了通过情绪控制你的注意力以外,感官上的线索也能被用来框定观众的注意力。而这一切,都是在用故事来感染你的同时同步发生的。

 

 

从视觉开始。Stephen 解释说:“观众会看魔术师看的地方,在浅意识上跟随着魔术师的一举一动。”把这个运用到虚拟现实内容制作上的话,里面人物的凝视方向,将能够控制人们的注意力。但是我们的注意力不仅仅只会被眼睛的位置所影响,实际上,Stephen 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来证明,魔术师的“手部位置也比人们以为的要重要多”。当魔术师的手并不朝着一个方向移动,而是弯曲,甚至进行一些不规律的运动时,能产生强烈的错误引导。在制作虚拟人物时,手部的运动也非常值得仔细研究;而非线性运动导致的强烈错误引导,也能够被用来在采用在虚拟世界里物品的移动方式上。

 

 

Curtis 还会用灯光来引导注意力。在他设计的一个实验中,他注意到如果他把注意力集中在走廊的出口,那么重定向行走带来的角度变化可能会被注意到。因此他通过增加一些体积光线,让用户的注意力集中在他们的面前,而非走廊出口那里。

 

 

就算是一些细微的光线改变也能被用来引导注意力。你可以想象一下,魔术师手中一个小的物品的反光,也能吸引你的注意(你是猫吗!)。

 

 

声音也同等重要。方向和双声道音效对于精准地传递环境信息非常重要,当声音产生变化时,它能自然而然的吸引你的注意力。

 

 

触碰是一种物理上的错误引导,也被魔术师和窃贼所经常使用。你能马上感受到被触碰,而当你感受到一些更加精妙的触摸感时注意力也会马上转移。在 VR 的世界里,即便是最简单的手柄上的一些震动反馈,也能同时吸引或引导你的注意力。

 

 

当谈及控制这些元素时,Curtis 解释说:“4D 效果本身就是错引。”从那些会震动的地板,到对着你吹的空气,热量,和雨水,这些东西都不断在引导着你的注意力,并让你远离或者靠近某些东西。而正是这些东西,能让这种大型的虚拟现实体验和真正的家庭虚拟现实体验分离开来。

秘密五:充分挖掘观众的欲望

 

 

著名的魔术师 Teller 曾经说过:“一个成功魔术的核心,就是一个有趣而美妙的念头,也是你希望发生的一个念头。和”其它的数码娱乐不同,通过 VR,这一切感觉是真的发生过的事。

 

 

去感受你的观众欲望的核心,打造一个非常细致的世界,并把他们带进来。这些细节包括了他们如何和这些内容进行交互的选择。VR 故事看起来很美好,但 Curtis Hickman 说:“尝试在 VR 中给人灌输故事是一个必输的局!” – 最重要的是,你应该去提供一个环境来让人们在这里完整地体验你的故事。

秘密六:魔法咒语

 

 

魔法咒语是有意义的。魔术师往往会在一个魔术效果发生之前念上几句魔法咒语,你也可以为自己去定制一些咒语。这些咒语就好像一个门栓,在打开门栓之后,就能让观众进入一个奇妙的世界。对于观众来说,这就是一个分界线,让观众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了。在 VR 中,“咒语”不一定是语言,也可能是一个短暂的仪式,一个地点,比如一个进入另一个世界的传送门。

 

 

为什么要把这一点放在最后面呢?魔法的结束和开始不一定一样,但是如果你能在这里面找到一致性,甚至个性化的品牌,在出口和入口处同时留下你的个人印记,那么对于观众来说,这就是你打造的一道完整结界。最终,当他摘下头显时,他会永远记得刚才经历的梦境。

想要了解更多关于VR、AR、MR的资讯,请点击进入VRrOOm的资讯平台:

中文平台:http://www.vrroom.buzz/zh-hans

英文平台:http://www.vrroom.buzz/

相关文章

VRrOOm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