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VR产业该如何走上正确之道?

Category: 
中国VR产业该如何走上正确之道?
2016年12月26

古希腊哲学家阿基米德曾有句名言: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起地球。但是手里的这根棍子是否有足够的硬度和长度,即会影响整个事态的结果。不管你认为,还是不认为,自打暴风科技封上38个涨停板之后,这就标志着VR产业在中国的热潮兴起,从资金实力到产品的迭代,每次暴风的风吹草动,都会对整个行业起到风向标的作用。从几个月前传出大规模的裁员,预示了整个行业准备过冬,还是在最近刚宣布融资成功,又发售新品后的王者归来。这无疑都反映着虚拟现实产业的发展趋势,或许我们可以从中得到一些启示,来探究一下中国VR产业到底该如何走上健康成长的道路。

 

像鸿毛一样堵在风口上

 

暴风影音的虚拟现实眼镜计划始于2014年7月。同年9月1日首代暴风魔镜发布,售价99元。用户可以借助其并通过APP,实现对手机上视频内容的3D效果观看。

 

3个月后,暴风魔盒便发布了第二代产品。相比首代产品,暴风魔镜2新增了瞳距调整及物距调节功能,并采用了树脂镜片和类皮质眼罩。同时,针对散热问题,其还将前盖更改为镂空设计,增大了散热孔。

 

6月4日,暴风魔盒第三代产品亮相。升级方面,暴风魔镜3将可视角度由48度提升到了98度,并通过算法对部分Android机型的性能做出了优化。此外,暴风影音还宣布向第三方虚拟现实头盔厂商开放了其“沉浸技术”的SDK。

相比于此前国内很多的虚拟现实技术创业团队,暴风影音从产品的更新换代,还是新品发布会,自始至终都是一贯的高调。不管真实与否,表面上看,暴风对于VR产业的标识,于外人看来是相当清晰精准,就产品的发布来说,似乎确实像一家高科技公司的定位,就如暴风对外宣称的一样,开启了一个虚拟现实的新纪元。

 

像鸿毛一样轻盈的飞

 

就产品而言,第一代产品使用的是直径50mm的菲涅耳透镜,优点在于轻薄并可满足投影机级别的成像要求。可能是由于生产精度问题,暴风魔盒1出现了较为普遍的反光、雾化和成像不清晰现象。实际上,这是一款抢时间的残次品,对于真正的高科技公司来说,对于产品的底线,是山寨公司可能仰望都看不到头的。

 

第二代产品采用的是普通的树脂材质透镜,并改善了上一代的焦距、散热等问题。不过,由于支持了过多的手机型号,导致其兼容性不佳。“原理基本就是按照谷歌CardBoard抄出来的,但是对产品理解不到位,只抄了个外形,没抄到内涵。

 

第三代产品改为大视角沉浸式透镜,这个方案与三星和Oculus合作推出的Gear VR的原理类似。业内人士分析,在不计算模具费用的情况下,其物料成本约在20至30元之间。

 

实际上,暴风魔镜一系列产品的研发始终处于“三个月出一个方案,每个方案都不一样”的状态。而单从技术的角度来讲,其也并非是真正的虚拟现实眼镜,更多的是一台支持全景视频的3D眼镜。

 

这种迭代让业内人士很费解的是,按照正常的逻辑,产品也应该是不断迭代升级的一种状态,而暴风魔镜是每一代在重复做一个产品,而产品设计和原理相差很大。在研究了其第三代产品后,一位从业者说,从部件结构和整体设计都与三星Gear VR极为相似,你相信这是巧合吗?

 

鸿毛背后的资本野心

 

Facebook耗资20亿美元收购了Oculus之后的三个月,暴风影音宣布眼镜计划,这是个相当微妙的时间节点。将虚拟现实技术由开发者层面推向了资本的前台;同月的E3大展上,索尼展示了ProjectMorpheus原型机,正式公开了其虚拟现实项目;而在当年6月,谷歌在I/O大会上刚刚发布了其第一代CardBoard,为消费者带来了一个廉价版的虚拟现实眼镜解决方案,纸壳做的CardBoard和第一代的暴风墨镜非常相似,只不过后者采用了塑料外壳,推出时间前后相差3个月。

 

基于资本的追逐,做视频播放器起家的暴风影音,看中了虚拟现实技术其实也并不意外,而数据也证明了其前景。根据Digi-Capital的调研报告显示,到2020年,虚拟现实技术市场规模将达到300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99%。

 

自2015年3月24日在国内A股市场上市以来,38个涨停板的暴风市值开启了狂飙模式,这与其主打的虚拟现实概念是分不开的。作为“国内A股上市的比较早的、少有的、真正的互联网公司”,暴风影音获得高溢价是比较正常的,但是市值接近优酷土豆时,这就不那么正常了。VR概念就值一个优酷的价值,这种比喻一点都不为过。

 

如今,是个像样点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做平台、做生态,暴风影音也不能免俗,“硬件+内容”的模式对于其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实际上,对于暴风魔盒来说,其无非就是另一个播放器,解决其中的内容才是关键所在。

 

像鸿毛一样的使命

 

对于股价如日冲天的暴风影音来说,他的确是VR行业最大的受益者。但对于行业而言,仍很难说历经三代的暴风魔盒是个好产品,也并不具备开发策略的延续性;而从市场的观点来说,又混杂了太多资本层面的动机。如果暴风这个时候,干了对VR行业有什么实质性的好事的话,我想,只能说是借了虚拟现实的噱头。吹起了一个巨大的股市泡沫,因为这个泡沫足够大,所以各路资本蜂拥向VR袭来。

 

如果没有真正的创新,无论是硬件形态或产业新玩法,故事早晚都会被戳破,从年初的火爆追捧,到年底的萧条,国内VR产业走过了一条过山车般的发展之路。暴风魔镜大规模裁员正是这冰火两重天的一个明显分水岭。从消息看:暴风魔镜团队几乎腰斩、裁员一周内完成。而暴风科技CEO黄晓杰在暴风科技官方微信上发表文章证实了该消息。并表示:“ 这次的资本寒冬很冷,对于我们一度超过500人的队伍而言,有很大的经营压力。”

 

此消息一出,给整个行业都蒙上了一层阴影,各类报道连续用“寒冬、消亡“等说辞来形容VR行业此时的窘迫。而就在此时,被誉为娱乐VR公司标杆的米多娱乐,也传出了拖欠工资的负面新闻。此前该公司已获得一轮上千万元的天使轮融资,估值超过1亿。接下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就此频发。

 

从事AR和VR产品研发和技术创新的公司,2015年1月正式开始运作的众景视界,也于10月底被曝恶意拖欠员工工资和报销款的事情。涉及金额高达200多万, 以至于忍无可忍的员工把横幅打到了投资人王湘云的盛景创新中心门口。从网上的爆料显示,其实早在8月份似乎就已经有员工开始声讨,并寻求解决办法。

 

一个从资本市场拿到钱的公司,都已经到了裁员的悬崖边,表明这已经不是企业经营的个例,而是VR行业整体现状堪忧。

 

鸿毛与泰山确实轻重有别

 

VR寒冬真的来了,或许吧!就11月的VR投融资状况来看,资本并没有投资锐减,共计投融资超过4.2亿美元,海外融资案19件,国内8件。从事件来看,BAT也频频有主动介入的动作。

 

9月底,腾讯召开的“2016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腾讯继去年正式宣布进军VR领域,今天又提出VR开放平台,为提供VR开发者提供早期开发原型等服务,腾讯的VR布局依旧以游戏为主深耕VR内容服务,围绕社交娱乐层层展开。

 

11月,阿里巴巴虚拟购物Buy+上线,阿里巴巴在电商领域的统治地位无须赘述,而VR虚拟购物将是马云俘获更多剁手党的重要工具。

 

12月,百度推出“ 百度VR浏览器”。从上次百度推出视频VR频道之后,百度又一次布局VR视频领域,主打2D界面片源预览即让用户不用带VR眼镜先体验VR视频。但是百度向来没有太多视频基因,新产品成功率也比较低,能否借VR逆袭,还需时间证明。

 

12月15日,小米VR眼镜开抢仅10分钟即告售空,这似乎又是一次小米品牌宣传的胜利,但不可否认,199元的小米VR眼镜对于VR普及作用。

 

其实对于BAT的入局,我们仍然要理性看待。从各大巨头的态度来看,似乎要理性的多,从自身的行业出发,小规模的投入,用逐渐渗透的方式,渐进式的发展来完成他们与VR行业的对接。这样小步紧跟的模式,可能更适合在技术上不成熟的国内公司。但是也不排除,像脸谱公司一样,认为技术成熟后的大规模介入,这些都可能发生。

 

鸿毛依然在风口上

 

12月21日,暴风魔镜宣布获得第二轮融资,融资金额2.3亿元人民币,本轮由中信集团旗下中信资本领投,天神互动、暴风鑫源跟投。而上一轮的投资者暴风科技、华谊兄弟、天音控股、爱施德、松禾资本继续追加投资。

 

与此同时的前一天,暴风新品发布会上再次祭出两款新产品,暴风魔镜S1眼镜盒和以及一个名叫Matrix的设备。对于把眼镜盒的品牌价值几乎挖掘殆尽的暴风,明显这个暴风魔镜Matrix才是真正的重头戏。3K带来的高清晰画面再加上FOV 110度宽广视野,另外重量仅230克在体验中也带来了不错的加分。现场体验中唯一出现的问题就是偶尔会出现拖影现象,就一体机90HZ 刷新率来看拖影现象应该和配置有关。总体评价上口碑还不错。

 

暴风从10月份腰斩裁员,资金断裂传言到此次逆势归来,用产品说话的方式令人赞赏,不知道暴风对于VR产业的撬动能力到底有多大,至少他像一条鳗鱼一样,用他独特的方式搅动着VR这个产业。随着BAT三大巨头纵深介入整个VR产业,不管是谁,对于暴风来说都是巨量级的对手。但可以肯定这才是中国VR行业该有的样子。其实对于每个行业从业者来说,寒冬都在,但是对于寒冬该如何应对,怎么生存下来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相关文章

VRrOOm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