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和HTC王雪红都看好VR教育

Category: 
扎克伯格和HTC王雪红都看好VR教育
2016年10月17

2016年10月7日,Oculus开发者大会上,当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宣布投入1000万美元做VR教育的时候,他或许没有想到,就在同一天晚些时候,在中国贵安的逼仄山谷里,竞争对手HTC的董事长王雪红站在威爱教育(viedu)的展台前,对团队基于HTC Vive做出的虚拟现实教育成果颔首微笑。
 
 
如果认为这仅仅是巧合,那你就天真了。高端VR设备挺进C端市场步履蹒跚的当下,换一种玩法、另寻一片掘金地已是不可不为。而教育正成为VR巨头争相抢滩的前沿阵地,原因恰如王雪红所言:VR+教育将有十万亿美元的规模。

“5年后,50%的教室是VR教室,50%的课程都将融入VR手段来教学。”王雪红的伙伴、威爱教育共同创始人孙伟说。想象一下吧,多么诱人的蛋糕。
 
 
前有来者,谷歌早已通过Expeditions项目入局;后有追兵,凤凰传媒、网龙华渔、龙图教育等纷纷染指。一时间,你未唱罢我登场,“VR+教育”好不热闹。然而,抢滩声声紧,我们即将迎来的VR教育时代什么样?圈地步步逼,在虚拟世界里上思想政治课离我们还有多远?
 
 
沉浸式学习的诱惑
 
 
VR教育的早期应用领域主要集中在硬科学领域,包括生物学、解剖学、地质和天文,通过与三维物体、动物环境的交互方式,显著提升课程的专注度并增加了学习机会。
 
 
在教育的其它领域,许多课程使用VR工具来协助构建建筑模型、重现历史及自然景观和其它空间效果图,教师也会采用VR技术让学生进行浸入式学习。
 
首先入局的巨头是谷歌。2015年9月,谷歌启动了Expeditions Pioneer项目,来自11个国家超过1万名学生在课堂上用Cardboard展开虚拟现实之旅。
 
 
2016年6月底,国际教育与技术协会(ISTE)在美国科罗拉多丹佛举办北美教育展,谷歌宣布其Expeditions教育应用将会免费开放,同时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出版社和培生集团也公布了他们为该平台开发的教育体验。
 
 
培生为谷歌Expeditions开发了伦敦交通博物馆的历史教学VR体验。这段360度的VR教学之旅以Albert Stanley的视角来进行,他是一名曾在1900年代拯救了英国交通系统的跨国商人。学生们可以学习到英国交通运输行业的历史,观看那些古老的公交车、火车、有轨电车等,这些都来自于博物馆中收藏的45万件藏品。
 
 
“想象一下,你是一个来自蒙大拿州比林斯市的一个中学生,对火车非常感兴趣,并且在一个星期二的早上来到了伦敦交通博物馆。或者你是一个俄亥俄州托莱多市的三年级学生,想要探索海洋的深度,并且在一个周三下午的科学课上实现了这个梦想。”培生的教育和创新部门总监Mark Christian表示,开发这些创造性的沉浸式VR教育体验,可以帮助学生们获得更新、更有效率的学习方式,兑现培生对于创新应用教育技术的承诺。
 
 
接受黑匣采访的许多教育工作者和学生都表示,希望VR的浸入式场景能够不断扩大。通过VR的交互体验,学生和老师可以共同享受这种变革。
 
 
VR行业的掘金者们则认为,在这一教育现实下,虚拟现实可以找到明确的市场价值定位。
 
 
风口之上的巨头
 
 
“Facebook将关注VR游戏之外的内容,特别是教育体验。Oculus Store将专门开辟教育专区,并将投入1千万美元基金发展VR教育内容。”10月初的Oculus开发者大会上,扎克伯格如是说。
 
 
Oculus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HTC在VR教育上的布局则更为明确。2016年10月7日的贵安虚拟现实峰会上,HTC董事长王雪红向黑匣表示,VR+教育将有超过十万亿美元规模。
 
 
谈及VR+教育,王雪红表示,有价值的内容,应该要能得到老师和学生的认可,帮助提升教学质量。同时,产业应该帮助内容开发者们,在投资较少的情况下也能生产更好的内容。王雪红担任共同创始人的威爱教育团队由北航软件学院创始院长孙伟带队,是国内唯一一家HTC官方认证VR/AR培训机构。
 
 
事实上,巨头并不是最快的。
 
 
中国已经涌现了一大批VR教育公司。凤凰传媒子公司厦门创壹旗下的100唯尔教育网自称是是全国最大的VR三维互动在线教育云平台,网龙华渔教育推出了VR创客教室以及VR沉浸式教室,安妮股份930万增资上海桎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开发儿童VR教育产品,龙图教育计划推出VR/AR产业化教育课程体系,微视酷科技自主研发了IES沉浸式课堂系统……
 
 
但业内人士均向黑匣表示,诸多VR教育项目还处在跑马圈地的阶段,成熟的应用产品还比较遥远。
 
 
教育不是万花筒
 
 
事实上,中国大学已经开始了VR教育的尝试。
 
 
清华大学利用虚拟仪器构建了汽车发动机检测系统,华中科技大学机械学院工程检测实验室将其虚拟实验室成果在网上公开展示,供远程教育使用,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暨南大学等高校开发了新的虚拟仪器系统用于教学和科研……
 
 
目前,VR技术虽然在国内外的教育教学中有所应用,但在我国教育中的使用仅局限于高校的研究性和探索性教学,而对广大普通大、中、小学校及学生的普及则远远不够。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院移动学习实验室副主任蔡苏博士认识,目前很多VR教育产品的学科教育与技术融合程度比较低,真正的学科教育专家、一线教师无法参与到VR教育课程、教育产品的开发设计中来,也影响了教学的质量。
 
 
中山大学人机互联实验室主任翟振明向黑匣表示,一般课程对视觉效果要求并不高,且目前VR开发成本高昂,用于一般教学上性价比并不高。
 
 
有人曾向VR教育初创公司巧克互动联合创始人吴依松提议,将剑桥英语或是新概念这类书进行VR应用,他以类似的理由否决掉了。
 
 
新东方在线首席运营官潘欣也认为,VR的开发与应用对教育而言偏早。从互联网技术发展来看,任何新技术的应用都是先娱乐后教育,娱乐VR开发与应用市场并不成熟,教育可能需要更长的周期。“教育不是万花筒,不需要把所有新东西都放在学习面前。”在美国接触了多门VR教育课程的Minerva大学创始届学生李一格说。
 
 
此外,业内人士指出,中国教育市场十分巨大且高度分散,教育资源的整合程度和状况不能被忽视,这也为教育VR的发展带来困扰,如应用范围受限等。
 
 
VR教育拥有自身的优势,如拓展学习的多维度空间、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让学习探索更安全,但如何将先进技术融入到保守的教育市场,或许是谷歌、Oculus和HTC入局后所有公司都要首先解决并长期考虑的问题。

相关文章

VRrOOm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