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AR 遇冷,这些企业不能好好地过春节了

Category: 
VR、AR 遇冷,这些企业不能好好地过春节了
2017年1月31

从燥热到寒冬,2016 年 VR/AR 经历着过山车似的剧变,欠薪、裁员、倒闭层出不穷。春节即将临近,但有些企业注定无法好好地过这个春节了。本文,我们就来盘点一下 2016 年陷入困境的 VR/AR 企业,并寻找其陷入困境的原因。

Magic Leap 陷入造假风波

 

 

作为一家获得谷歌、阿里等巨头巨额融资的创业公司,Magic Leap 一直十分神秘,外界对它的技术既充满期待又留有质疑。12 月 9 日,The Information 的一篇 Magic Leap 存在虚假宣传 的报道让这种质疑声被彻底放大,该报道称 Magic Leap 曾凭借“体育馆中的鲸鱼”描绘了混合现实世界,但这段演示视频却被认为是特效公司制作的。Magic Leap CEO 罗尼·阿博维茨在接受采访时证实公司在展示技术时发布了误导性产品的演示视频。

 

 

该事件引发了业界的一次“地震”,但对 Magic Leap 的影响貌似并不怎么大。12 月 29 日,有消息称 Magic Leap 将投资 1.5 亿美元在南佛罗里达州建研发中心。

 

 

动点评论:由于保密太严格,Magic Leap 究竟是否在吹牛,只能交给时间来证明了。

EnvelopVR 倒闭,小企业难敌大巨头

 

 

今年 1 月,有媒体报道曾经扬言要把西雅图打造成为美国虚拟现实中心的 EnvelopVR 倒闭了。EnvelopVR 成立于 2014 年,是最早一批的 VR 初创公司,EnvelopVR 旨在将传统 Windows 桌面体验带到 VR 之中,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应用程序。并吸引到了不少高知名度的 VC,其中包括 Madrona 和 GV,总共融资达 750 万美金。

 

 

对于倒闭原因,该公司的执行总监在美国西雅图举行的第 45 届年度经济预测会议中表示,自己是在错误的时间推出了错误的产品。

 

 

“我们入局已经三年了,而且 VR 还没有明显的市场。我们意识到我们的策略、时机和所有这些,我们可能需要再等两三年之后才能执行我们的大战略。对于这些得到风投支持的公司,你必须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方。而我认为我们太早进入市场了。我认为我们可能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因为我不认为桌面 Windows VR 真的有任何市场。”

 

 

其中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其他 VR 生产力应用程序进入市场,严重打击了 Envelop VR 进入 VR 产业的前景,比如微软已经开始培养它的“Windows Holographic”平台,这最终将与 EnvelopVR 提供的许多服务相同。

 

 

动点评论:行业从来都不是催熟的。

VR 视频聚合平台 VRideo 倒闭,平台不是谁想干就能干

 

 

2016 年 11 月,一家名为 Vrideo 的 VR 视频聚合平台由于资金以及资源不足宣布停止运营。

 

 

据了解,Vrideo 成立于 2014 年, 是一个 VR 内容聚合平台,为 Oculus Rift、Steam VR 和 PS VR 等主流平台提供应用。此外,Vrideo 也为 Google Cardboard、Gear VR 等设备提供 VR 视频、广告等内容。Vrideo 曾融资 200 万美元,投资者包括 Betaworks 和 Lerer Hippeau Ventures。

 

 

Vrideo 是最早做 VR 内容聚合平台的企业:自 2015 年 3 月推出测试版以来,已经有 70 万名用户安装了这一应用。Vrideo 公司是 Gear VR 和 Oculus Rift 平台上速率最高的视频平台;从数量上来看,是 PS VR 平台上最受欢迎的视频平台,吸引视频和出版商最多的平台,同时也是第一批能够支持 3D 和 4K 视频的平台和第一个利用 WebVR 的视频平台。

 

 

有观点认为,随着谷歌、Facebook、微软和索尼等巨头涌入 360 度视频业务,Vrideo 显得相形见绌、资金不足。据了解,与 Vrideo 类似的竞争对手还有 Jaunt、Littlstar、Within 和 YouTube360,Jaunt 累计融资 6500 万美金,不仅仅分发 VR 视频,还自研全景相机和原创 VR 内容。

 

 

动点评论:并不是任何创业方向都值得尝试,有时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AR 智能头盔企业 Skully 倒闭,硬件创业是坑

 

 

Skully 成立于 2013 年,是一个非常受人追捧的将 摩托车头盔 和谷歌眼镜结合的公司,配置了功能强大的内置计算机以及植入面罩的平视显示器,这款 AR 智能头盔能够确保驾驶人拥有 360°视野,不留盲区。附带分段行进式导航功能,通过蓝牙和手机相连可实现语音操控和声音指令,能够在距离车手约 3 米远的位置播报建议路线。

 

 

其曾经创造了 Indiegogo 最快筹款神话,众筹金额达到 280 万美元。而融资方面,它曾获得 580 万美元天使轮融资,并于 2015 年 3 月拿到了来自 Intel、Riverwood、EastLink 等多家投资机构 1100 万美元。然而新品研发烧钱的速度远远超过他们的意料。而且,这款产品的最初构想在 2013 年就已经提出并计划在 2014 年春天上市销售,但发售日期一直在推后,直到 2016 年 4 月 7 日又开放预订,月底又宣布推迟。直到 2016 年 4 月才产出 20 台,远远无法满足 3000 多台的众筹订单。

 

 

4 月底,其推迟发售日期时给出了理由:无法按时提供电路板中心的电子元件。有媒体认为,当一个产品不能批量生产时,意味着里面的某些组件过于复杂或过于昂贵而不适合大量生产,意味着产品还没有真正越过其原型阶段变成成熟的稳定的产品。

 

 

Skully 也为挽救情况做过不少努力。在致用户的邮件中 Skully 表示:“过去的几周内我们竭力筹集资金,然而不可预见的困难和突发状况超出了我们的控制,我们对此已无能为力。”

 

 

动点评论:又是一家把牛皮吹破了的企业。

孤岛危机》开发商 Crytek 被曝欠薪两个月,

 

 

2016 年 12 月,有消息称德国游戏开发公司 Crytek 的核心工程师和开发员已经两个月没收到工资了,主要员工纷纷离职。

 

 

Crytek 成立于 1999 年,制作了“孤岛惊魂“和”孤岛危机“系列等多个大热游戏,还有非常受欢迎的开发引擎 Cryengine——这也是目前 VR 领域的一个重要引擎。

 

 

此后,有消息称该公司将关闭分布在中国上海、韩国、保加利亚、匈牙利以及土耳其的 5 个游戏工作室,仅保留德国总部和乌克兰基辅的核心技术团队,继续游戏引擎的开发工作。其中,Crytek 中国上海针对工作室关闭的消息做出回应,表示一切运转正常,将独立再创业,但 “几个月前我们还有将近 90 人的团队,但是在危机之后我们目前还有不到 40 个员工。”

 

 

索尼旗下最大 PlayStation VR 游戏开发商 Guerrilla Cambridge 即将解散

 

 

据了解,Guerrilla Cambridge 是第一人称射击 VR 游戏《RIGS》的开发商。据了解,Guerrilla Cambridge 的前身为 SCEE Cambridge 工作室,成立距今已有 19 年,曾开发过 PSVR 游戏《RIGS:机械化战斗联盟》、PSV 游戏《杀戮地带:雇佣兵》等作品。

 

 

索尼表示,关闭 Guerrilla Cambridge 工作室的决定是对目前所有 PlayStation 项目和资源进行审核之后所作出的,“为了达到我们的策略性目标,有必要对欧洲的工作室规划作出一些改变。”

 

 

动点评论:硬件创业遇坑之后,内容创业或许也并不是避难港。

 

 

当然,国内 AR、VR 的严冬也较为严重。

奥图 AR 2000 万融资未完全到账,现大规模裁员

 

 

12 月 22 日,一则报道称奥图科技由于融资款项未完全到位,不得不裁员,52 个人的公司只留下 4 名高管。此后,奥图科技 CEO 叶晨光承认融资未完全到位是事实,但公司仍有一个 10 人至 20 人的团队在运作,并已经搬离了望京 SOHO。

 

 

奥图科技成立于 2013 年 7 月,彼时已经面世的 谷歌眼镜 ,在市场上赋予很高的期许。叶晨光的一位朋友在谷歌眼镜所在的 X 实验室工作,他早早体验了谷歌眼镜,这也让他意识到 AR 会是下一代屏的机会。2016 年,研发了两年时间后,奥图的第一款 AR 眼镜——“ 酷镜 ”也正式量产上市。

 

 

导致奥图裁员的直接原因是奥图 AR 2000 万 A+轮融资未完全到账,而融资未完全到账的原因主要出在 2016 年 9 月为融资而签署的赌协议上,对赌条件是奥图要在 2017 年 12 月 31 日之前将 AR 眼镜销量做到 2 万台。据叶晨光介绍,目前他们的销量一共为 2000 多台,叶晨光认为剩下一年多的时间想要达到 2 万的销量问题不大,但投资方没有这个信心,要求实现这个目标的时间提前至 2016 年底。

 

 

叶晨光认为与资方签订的对赌协议本身有风险,同时 AR 市场目前还不成熟,他希望投资人能多些耐心。

 

 

动点评论:谷歌眼镜都不行了,中国的“谷歌眼镜”难道还有三头六臂?

众景视界倒闭,因欠薪被诉

 

 

2016 年 10 月,国内另一家 AR 创业企业众景视界被爆欠薪。

 

 

工商注册资料显示,众景视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注册于 2014 年 10 月 28 日,初始注册资金 100 万元,曾经 A 轮融资 2000 万元。AlfaReal 短短 1 年多时间已申报了 20 多项专利,其中一半左右是发明专利。AlfaReal 也已成为拥有 130 年历史,全球专业技术组织 IEEE(国际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学会)的企业级会员,并加入了 IEEE 的行业标准委员会。

 

 

然而,这些融资与名誉仍旧救不了众景视界。有维权员工自发统计的“部分员工欠薪明细”显示,统计内 49 名欠薪员工,欠工资 155.75 万元,拖欠报销款 38.88 万元。对于一个只有 60 人左右的创业公司而言,这份名单意味着欠薪几乎已经覆盖全员,绝大多数员工 7、8 月两月工资未发放,个别员工 6 月份工资仍在拖欠中,最高的个人拖欠款项达到 8 万元。另外,据 11 月媒体报道,众景视界尚有成立至今拖欠的供应商货款约 160 万元。

 

 

动点评论:傍上了“明星”,显得高大上了,但又有什么卵用?

暴风魔镜大规模裁员

 

 

10 月,因为进军 VR 领域而连续实现多个涨停板的暴风旗下暴风魔镜突然出现了裁员风波,原本五百人的规模一时间缩减至三百人,让估值曾达到 13.4 亿元的明星公司再度成为焦点。

 

 

暴风魔镜 CEO 黄晓杰发文指出,“这次的资本寒冬很冷,对于我们一度超过 500 人的队伍而言,有很大的经营压力,所以我们前段时间做了拆分和裁员。”按照黄晓杰的思路,将会聚焦在最核心的软硬件平台上,把头盔、核心技术和入口平台做得更好。

 

 

业内专家表示,由于 VR 业务到现在为止仍没有实现可观盈利,“暴风集团最大的问题是对于这个业务过于乐观,没有做好打持久战准备。”也有分析人士称,目前暴风魔镜技术含量偏低,其 VR 产品以手机盒子为主,而这一硬件形态在国内品牌众多,同质化严重,并且随着消费者尝鲜阶段的日渐过去,很难再进一步拓宽市场。

 

 

动点评论:低技术含量的手机盒子连暴风都熬不下去了,70%的 VR 硬件企业倒闭绝不是空穴来风。

相关文章

VRrOOm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