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要想挑战马化腾的社交霸主宝座,VR大有前景!

Category: 
马云要想挑战马化腾的社交霸主宝座,VR大有前景!
2017年2月20

腾讯是国内当之无愧的社交界霸主,阿里在最近两年一直在通过各种方式挑战这尊霸主宝座,无论是推出独立App、魔改支付宝以及各种节日红包互动,均无法撼动腾讯的地位。反倒是腾讯利用掌控社交链的优势不断蚕食支付宝等原本属于阿里的地盘。

 

 

不过这种趋势将会在VR时代得到改变。

 

 

微信触顶

 

 

个中缘由,先从小程序说起。

 

 

1月9日小程序上线后着实风光了一阵,但最近小程序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身边的人已经很少在谈到小程序,使用或分享小程序的人更是寥寥无几,抢夺App饭碗的担忧没有实际发生,用户用完即走的情况倒是成真了,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而已。

自从微信出现后,它一直充当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标杆App,它的每一次重大更新,都让微信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大大前进了一步。但是这次小程序功能并不像它的“前辈”们那样能产生“革命性”的效果,归根结底,微信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都已经触到了自身的天花板。

 

 

先来看看微信的重大版本更新记录。

 

 

2011年1月,微信上线,语音取代文字成为新的沟通方式。

2012年5月,朋友圈功能上线,微信成为重要的分享展示平台。

2012年8月,公众号平台上线,微信成为了自媒体人的重要阵地。

2015年1月,微信红包上线,抢了支付宝的生意。

2017年1月,微信小程序上线,微信开始有了自己的应用商店。

 

 

经过6年的发展积累,微信已经衍生出一个完善的生态闭环,在这个生态闭环中最为厉害之处是,其中的每一项主要功能都能独当一面,直接与垂直领域内独立App对抗。如社交之于QQ、朋友圈之于微博、公众号之于新闻门户、钱包之于支付宝、小程序更是怼上了App Store。

 

 

从功能上来说,小程序是专属于微信的类应用分发平台,它的出现将微信置于了如iOS操作系统一般的位置。熟悉软件的人都知道,智能产品中除了写入硬件中的系统固件外,权限最大的软件就要属操作系统了。搭载了小程序功能的微信内部建立了一个功能无限接近操作系统的生态环境,连微信专属的应用商店(即小程序)都具备了,再往上发展就只能革掉操作系统的命了。

 

 

但微信再厉害也还是一款App,并不是真正的操作系统,小程序的出现意味着微信已经完成了自身平台化的构建工作,也是微信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最后一波高潮,就算是时下引起广泛关注的微信试水付费阅读,也只是微信公众号的服务范畴,以后微信再要想出点什么平台化的大新闻,就属于概率性事件了。

 

 

VR社交尚未成型

 

 

可以说,腾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平台型功能已经完成,现在的问题是,微信之后的社交如何布局?而Facebook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VR。

 

 

在2016年的虚拟现实开发者大会Oculus Connect 3上,扎克伯格为世界带来了关于VR环境下社交的情景展示。

 

 

在这次展示中,小札展示了从大会现场“穿越” 到了办公室和同事玩游戏,并与同事分别手绘了一柄并不太标准的剑相互击剑,在游戏过程中,小扎还接通了夫人通过Facebook Messenger打来的视频电话,小扎夫人的真人通话界面立刻出现在了现场的大屏幕中,通话框还可以任意调节大小和位置。扎克伯格的期望是在虚拟环境中打造一个极度逼真的现实,做到名副其实的“虚拟现实”。

扎克伯格所演示的仅仅是VR社交的雏形,但是腾讯的野望要比小札的期待更远。在2015年12月腾讯举行的Tencent VR开发者沙龙上,腾讯正式公布了Tencent VR SDK及开发者支持计划,首次系统的阐述了在虚拟现实领域的规划。

 

 

腾讯在Tencent VR SDK方面的构建采用了三步走的战略。

 

 

第一步是以基础型体验为主,包括导入QQ和微信在内的腾讯账号和支付体系,搭建简单的VR社交环境和社交关系。

 

 

第二步以增强型体验为核心,在第一步基础上提供更为复杂的增强型组件,包括虚拟人体数据、货币和结算体系、动态个人表达、空间共享等。

 

 

第三步是以互联为目标,在前两步的基础上打造一个虚拟世界而不仅是独立的应用,实现在虚拟世界中不同应用的互联互通。

 

 

这个SDK是一个以Unity、Unreal游戏引擎为基础,涵盖渲染、音视频、输入(线控、游戏手柄和3D体感手柄)、账号、支付等多个方面的通用方案。从中可以看出,腾讯希望将未来的VR社交打造成为一个融合社交与游戏功能的一体化场景。

 

 

但这并非一件易事。首先是VR技术业已存在的技术缺陷,让VR社交的技术基础十分脆弱,更不要提在目前的基础上推出针对性的SDK了。另一个原因是VR社交体系所需要的漫长时间,这个体系将继承旧有账户体系和社交链,同时还要对内容分发和支付环节重新构建,还有全新的虚拟社交场景,这些工作绝对无法几年内完成。

相关文章

VRrOOm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