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线下体验馆转战VR版《齐天大圣》,米影科技押注内容制作

Category: 
从线下体验馆转战VR版《齐天大圣》,米影科技押注内容制作
2017年4月7

作者 | 冯奕莹

 

这是《三声》报道的第177家文娱创业公司

 

米影科技成立已经快两年了。继2016年发展了当时看起来更容易落地和变现的《星核》VR主题公园之后,米影科技感到,在2016年VR元年的市场教育与下,VR内容已经开始有了被市场接受的可能。

 

作为创立初期就打算做VR动画的公司,米影科技开始推进VR动画项目《大闹天宫》,这部十几分钟的短片《大闹天宫》将于2018年春节登陆院线。

 

于此同时,为了解决VR动画进入院线的技术问题,米影科技开发了一套VR院线系统,成了制播一体的VR动画公司。今年2月,米影科技宣布获得上海越银和宁波容银1000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估值1亿。

 

VR体验店的大起大落

创始人张青第一次接触VR出于偶然。

 

2015年,他在去找一个朋友公司的时候意外体验了某款VR游戏的开发者版本,虽然版本其实挺旧,他仍然一下子觉得,这个东西有意思。

 

回到自己的公司米粒影业后,他立刻告诉IT开发部门,试一下能不能用VR技术做成动画。研发团队没多久就拿出来了一个demo给他看。他觉得,可以做。张青决定内部孵化VR动画公司米影科技,以米粒影业R&D团队为基础,创立VR动画公司。

 

公司成立后,首先面临的是生产出的VR内容变现渠道问题。卖给谁呢,中国一共才有多少个VR眼镜,VR内容市场真的存在吗?彼时所谓的VR元年还没有到来,硬件持有率很低,VR还只是个新潮的概念。

 

在参观美国VR主题公园时,张青发现主题公园所需的技术储备米影科技是完全达标的。那时候国内已经有了一些VR体验店,商场租一间店面,放几台VR体验设备,这种个体户业态的“VR线下体验店”,是当时大部分体验店的模式。

 

张青觉得这是个机会。相对消费者主场,主题公园看起来是商业模式比较清晰的方向,而国内现有的‘个体化’VR体验店,模式又相对落后。一回到国内,张青就带着团队抓紧主题公园的筹备开发,试图抢滩登陆主题公园市场。很快,2016年1月1日,米影的主题公园开业。

 

与“个体户”不同,米影的线下店有几百平的面积,通过大范围动作追踪,完成在故事主题下的场景任务。这些场景任务来自米影科技自己开发的VR故事《星核》。整个解决方案还获得了5项专利、16项软件著作权。

 

进入主题乐园的体验者戴上Oculus的眼镜和头盔,就进入故事。体验者化身成登陆游戏中战队的新兵,按照指引走过一段廊桥,之后操作炮塔对外来的袭击者进行回击。忽然,航母被摧毁,玩家进入体验馆中的船舱,通过手柄操作小飞船逃出宇宙飞船。米影科技试图以擅长的故事能力,引导玩家一步步沉浸于这种陌生而新奇的实景化星际战争体验当中。

 

这种“深度沉浸”的体验吸引了不少对VR充满好奇的人前往光顾。跟据张青的介绍,在体验店最受欢迎的时候,连续两个月的订单都排满了,预约需要等两个月之后。

 

但火曝的场面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依赖线下绝对大空间的体验模式限制了单次接待能力,单个主题的制作成本使得VR主题乐园成了一次性的“新奇性体验”,这些限制都成为了VR主题乐园达到商业化的运营的阻碍。

 

一年之后,米影的VR体验店差不多能维持“盈亏平衡”,张青说这已经是在行业大环境不景气之下“经营能力较强”的结果了。作为公司的创始人,他要找到新的发展方向。

 

回归内容

创始人张青

 

在米影科技内部的闭门会议上,他们在多次讨论后认为,对于投入巨大的VR,VR主题公园的单价高,单次承载能力的很有限,这些经营中的流转劣势,加上初期高昂的设备投入和场景开发成本,限制了主题公园的商业化空间。

 

相比之下,VR电影虽然客单价较低,但辐射面广,单次放映就可服务200人,等于大大提高了耗资昂贵的单位时间制作的单次产出。

 

“VR体验分为两种,一种是新奇式的消费,另一种是对剧情和内容的消费。如果只是新奇的满足看杂耍的心情的话,是形成不了产业的。”张青告诉《三声》,“一定要在剧情和内容上制胜”。

 

米影科技把重心重新变回了内容制作,这一次,米影科技瞄准了VR院线片市场。

 

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影院现有的系统是无法播放VR电影的。张青向《三声》介绍:“就像早年的电影公司都是制播一体一样,在做VR内容的早期,在这么一个连渠道也不健全,内容也很匮乏的情况下,我们只能是采取前店后厂的模式——前面有播放的一个渠道,后面有自己制作的能力。”

 

经过团队里四十多个人全力开发,2016年年终,米影科技开发出了自己的影院营销系统。这套影院系统的开发是包含一系列开发的系统化开发,它涉及解码、加密、计费排座系统等模块,为影院播放VR提供了整套支持系统。

 

在开发过程中,米影科技申请了几项专利与一些软件的著作权。开发完成以后,米影科技先进行了内部测试,测试显示系统稳定之后,米影科技打算今年开始在全国范围推广这套影院营销系统。

 

届时,只要谈好的合作影院决定要上这部片子,关于这部片子的全套技术方案已经准备好了。第二天要上映,上映前一天将设备铺上就可以,操作方式也很容易掌握。

 

当谈及VR趋势的时候,张青展现了对内容的信心,他认为,2016年VR融资消息还大多来自硬件,后半年VR内容却更多的被市场和资本渴求。只有在有内容体系支撑的情况下,用户才有购买硬件的动力和意义。

 

张青说,VR动画电影工作室Baobab拿到同时期最大的一笔2500万美金的B轮融资后,米影科技做了一个内部闭门讨论会。

 

内部讨论认为,二维时代1937年迪士尼制作的《白雪公主》成为第一部动画长片,1995年,皮克斯制造出世界上第一部全电脑制作的动画长片《玩具总动员》,成为当年年美国票房冠军,这些公司靠着某一获得商业成功的优质作品,在新的内容形式出现的时候占得了先机。“所以,在技术升级的时代,人们也都想在这个阶段投出有故事片制作能力的,新的迪士尼和新的皮克斯。”

 

米影科技抢滩院线的首秀定为长约10分钟的VR动画《齐天大圣》,选择这个题材,一方面与米影科技希望尽量向更广阔的2、3线市场下沉有关。除此之外,去年除了VR体验店的生意转变,米影科技的母公司米粒影业尽管集结了金牌的制作团队,但是生产的作品《精灵王座》等影片叫好不叫座,这让米影科技的选择变得更谨慎。

 

这时,所有人都熟悉的猴子“齐天大圣”,显然是更安全的选择。2015年,动画电影《大圣归来》以9.6亿元的票房刷新动画电影记录,《西游·伏妖篇》票房16.5亿,《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票房12亿人民币,这些市场成绩都体现了西游题材的市场号召力。此时的米影做出这样的选择,体现了策略上风格更稳健,也显示出其对变幻不定市场的惊心之感。

 

VR内容制作成本高昂,选择《齐天大圣》也有成本分担的考虑。米影科技可以与米粒影业资源共享、共建IP,《齐天大圣》中的一些模型就来自米粒影业的《真假美猴王》项目。

 

在VR线下体验店市场不景气的时候,张青把更多商业期待放在了这个VR版的《齐天大圣》上。但被问及具体票房预期时,张青没有给出明确的数字,只是随后讲了李连杰一毛钱票价卖出一亿票房的故事,暗示在某种新形式的优质内容稀缺的情况下,一部成功作品的商业空间是无可估量的。

相关文章

VRrOOm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