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看VR新媒介的兴替

Category: 
​以史为鉴,看VR新媒介的兴替
2017年3月14

VR最终会发展成什么样子,目前谁都没有定论,2017年将成为VR内容爆发的一年,这将吸引来新一批的VR内容开发者。开发VR内容很有挑战性,尤其是在VR这个新媒介还没有成形的阶段,虽说如此,还是可以从之前的媒介更替中汲取一些经验。

“新媒介最初是作为旧媒介和已有思维模式的传播准则而出现的。”

 

 

——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

 

马歇尔·麦克卢汉是加拿大哲学家、公知分子,是20世纪原创媒介理论家,他的著作是媒介理论研究的基础书籍,主要著作有《机器新娘》(1951年)和《理解媒介》(1964年)。

 

 

电影院刚刚兴起的时候,最初的电影制作人是从拍摄广播剧开始的,利用已有的广播加上新的摄影技术,才催生出新的媒介。自从人类发明语言至今,所有媒介都是这样发展的,正如马歇尔教授所说,任何一种新媒介都是以旧的传播功能开始的,最终演变成全新的形式,就像印刷传播文学一样,在印刷媒介出现之前,人际传播往往是直接面对面进行的,而印刷媒介则突破了这种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促使人们去解读、思索复杂的印刷符号。

 

 

目前的VR内容也一样,将现有的游戏类型,比如FPS放到VR里,就形成了一种新的媒介。想要避免为了VR而做VR的跟风,就要根据内容决定要不要用VR这种方式。在做VR内容之前得考虑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它应该被做成VR,这样就能搞清楚它是否属于VR,找到更好用VR提升它的方法。除了具有独特性的内容值得被做成VR外,普通的内容最好还是使用非VR的形式制作更为简单、受众也更广。

 

经验二 全新却要有亲切感

这条经验来自著名的美国工业设计奠基人雷蒙德·洛威(Raymond Loewy),他的设计包括壳牌石油logo、灰狗巴士、宾州铁路机车GG1和S-1、好彩(Lucky Strike)雪茄包装、空军一号的涂装等等。洛威的设计在20世纪60年代的消费者看来很不出奇,但是这种不出奇却是故意而为之的。

洛威的设计基于MAYA(Most Advanced Yet Acceptable)原则,意思是既先进而又可被接受。这一原则出于人类本性,人类在追求新东西的时候也渴望看到自己熟悉的东西。洛威根据MAYA原则,在设计中寻找的是新与旧、推动技术界限和消费者接受程度这两对矛盾体的平衡点。

苹果牛顿掌上电脑正是因为太先进了,消费者才不能接受,1993年开始生产,4年后就停产了。消费者需要从iPod,到iPhone,再到iPad的熟悉过程。VR内容也一样,大家一开始就想打造像《雪崩》(第一本以网络人格和虚拟现实的初步暗示为特色的塞伯朋克小说)那样的虚拟空间,而用户的接受能力在10年后才能达到这个水平。相反,开发者应该知道用户能接受的技术的先进程度,通过一批一批的迭代让用户逐步接受虚拟空间。

 

 

 

经验三 先舒适,再发展

 

 

在设计术语里有一个词叫做拟物(skeuomorphic)。它被用来描述模仿实物的数字用户界面。拟物最出名的例子还是苹果,苹果先将能拟物的界面一个一个的拟物,直到2013年发布iOS7时,iPhone操作系统的拟物才全部完成。Notes看起来和真实的笔记本一样,iBook和现实里的书架一样,而Game Center的图标能让人联想到台球。

苹果应用和现实中对应的物体建立起了联系,让用户舒适地习惯于使用触摸屏,这也是洛威的MAYA原则的应用实例。说回VR,VR中的物体不仅需要拟物,还需要有和现实中相同的互动,玩家更倾向于和现实中一致的互动方式,比如《工作模拟》(Job Simulator)中的喝咖啡,为了让大家舒服地喝上一杯咖啡,游戏的开发公司Owlchemy Labs用了850多个小时来开发液体子系统(liquid subsystems)。

VR将开启不同于电影院和电子游戏的新媒介时代,VR开发者和用户也将经历一个“拍摄广播剧”的过程,虽然VR最终是什么样的大家都还没有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每一代人都有创造新媒介的机会,在之前经验的帮助下,相信VR的形成过程会比之前所有的媒介更加迅速。

相关文章

VRrOOm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