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emball:记忆深处的技术

Category: 
Rememball:记忆深处的技术
2018年1月5

尼采曾说:“记忆差的好处是对一些美好的事物,仿佛初次遇见一样,可以享受多次。”

  
每一个现在,都是我们以后的回忆。我们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走过的路,遇到的人。有人缅怀昨天,有人期望明天,我们只是在过好每一天,说能说的话,做可做的事,走该走的路,见想见的人。

  
然而,我们似乎总是容易忽略当下生活,忽略过去的诸多,美好也罢疼痛也好。而当所有的时光在被辜负被浪费后,才从记忆里将某一段拎出,拍拍上面沉积的灰尘,感叹它是最好的。

  
千年前,我们用文字记录情感。百年前,我们用图像影音续写回忆。互联网时代,各色交互与社交方式冲击着人们的情感生活。到今天,AR作为全新的增强现实技术,也许能为我们带来更好的场景重现,或者说记忆中的往事回首。

  
在2017年11月,IOS商店上线了一款名为“Rememball”的应用软件。显而易见,它是基于苹果ARkit平台进行开发的AR软件。还原记忆到真实场景,便是它的核心思路。

  
所以,我们更愿意叫它“记忆球”。

打开Rememball,定位后录制眼前的一段10秒视频。当完成后会自动生成一个AR视频球。而这段视频便生根于此处,当你重新移动到定位标识的角度,你的手机便能看到那段曾经的影音与故地重游的环境融为一体,一如往昔。

  
Rememball的开发者,是一群自称“老家伙”的创业团队。他们此前一直深入在视频通讯领域,也曾打造北美视频社交排名前三的一款千万用户级视频通话产品。

  
今天,ARinChina便与这款AR记忆球应用的首席产品经理—王思前先生,一起聊聊——关于AR,关于交互,关于记忆。

  
ARC:在聊产品之前,我们实际上对Rememball的制作团队更感兴趣,请您简单为我们介绍下您和您的团队。

  
王思前:目前第一视频研究院近百人,我们孵化团队不到十人,当然随着发展还在持续增加,至于初始的团队构成,都来源于之前一起合作开发的研究团队。

  
团队中我作为创始人之前,已经有了十年的产品和运营管理经验,还有我的团队伙伴产品经理以及首席设计师—闫辛末,在交互设计方面可算作颇具心得,她主要负责产品逻辑,视觉与动效设计等工作;另一位王朝辉负责运营,她也有十年以上的经验,在用户、数据、渠道运营等方面。总的来说,我们这些人都是有着至少十年的研发与经营工作,你也可以说我们是一帮“老年人”创业。

  
ARC:您在进入AR开发之前,是从事哪方面工作的呢?是何缘由选择进入了AR开发领域?ARkit的出现是您做出判断的重要因素吗?

  
王思前:我们团队实际上之前的产品是视频通讯+社交工具,原先我们也有是类似于AR功能的东西,但不是现在真实的AR,它叠加很多游戏或涂鸦之类的玩法,大概有几千万的用户,90%都是在北美市场。

但实际上进入AR应用的开发领域,是在今年的六月份,苹果ARkit平台的发布。我们在更早的时候也做过相关的技术验证。实质上,在上一个产品时,我们的公司已经跟诸如亮风台等,很多的国内AR公司合作过。

  
我们想做c端的产品,但在Arkit发布前还存在着很大的障碍,之前所有的AR产品跟硬件或眼镜是强行绑定的,在手机体现或平台体验都是有很大的问题。因此,我们一直在等待这样的机会来做这个事情。

  
ARC:ARkit平台也出来半年了,经历初期体验参与和媒体报道的火热后。时至今日,在世界范围内,苹果商城里却没有一款称得上“成功爆款”的AR类成熟应用或游戏产品,这与我们从业者的预期貌似相差甚远。您认为这是何缘由呢?

  
王思前:这中间存在多方面的因素吧。

  
第一,目前ARkit对手机还是有一些要求的,iPhone6s以上,包括升级系统IOS.11。我们的这个应用实际上做的主要还是北美市场。我们发现在中国增强现实类关键字的应用大概是900个左右,当然这里还有部分是生套的。那实质上可能更少。而在美国大概是中国的三倍。6S以上的苹果机型在中国不算少,但愿意升级到IOS.11系统的比例就非常低了,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

  
第二,当下AR技术是打乱了之前整个对于操作和设计的一套体系。目前AR是一个六维度的东西,包括空间、定位等等。可以这么说,国内甚至世界上都没有一个很好的AR交互设计师。绝大部分用户还是习惯跟屏幕进行“表面交互”,而不习惯跟屏幕内的世界交互。这也是我们这一个月内集中解决的问题。

  
我们的应用实际上看起来很简单,但在首版上线时,我们发现基本上80-90%的人都不会用。所以我们只能加上各类大量的包括语音、定位的引导,目前会使用率上升到了80%。

  
最后,还有一个短板,因为目前绝大多数包括游戏或应用,他们都依赖于AR模具本身,需要设计出很多的AR场景模具来给用户新鲜感,需要制作很多的3D场景让用户玩,这个效率非常低,我们认为这类模式是不靠谱的。

  
我们只将AR作为载体,利用AR本身做社交让用户大量尝试一些互动。国内绝大多数关于AR的应用都是游戏,而我们认为AR是视频的升级版,依照我们对视频通讯的理解,本质上我们要解决通讯和沟通的问题,嵌入AR的元素才能让我们拥有更好的生命力。
  
ARC:那你们的这个“记忆球”产品,它的变现渠道会在哪里呢?

  
王思前:我们的产品基本不会在一年之内变现,而我们后续的变现渠道也非常简单,在我们用户粘度足够大的时候,会以“开屏广告”的方式去做。单在美国市场的经验来说,我们产品的“开屏广告”收入算是非常高的。

  
ARC:Rememball以场景重现的方式为我们带来了足够优秀的AR表现效果,定位也比较准确,同时画面也可以说是流畅的。那么我想请你详细介绍下Rememball的技术实现过程,哪些关键技术和设计成为这个产品的重中之重?

王思前:我们团队做产品的方法论是:在技术之上用产品的体验做补充。在研发过程中,也发现ARkit本身的SLAM、平面扫描和定位很多时候都是不准确的。最关键的技术是,我们需要将制作完成的“视频记忆球”定在原来拍摄的位置上。但ARkit进行开关后,它的定位便不存在了。而GPS一类的在室内小空间的定位那几乎毫无体验可能,它们都不足以让记忆球定位在方圆0.5m以内。

  
所以,我们使用了图像匹配类的人工智能技术。将场景的背景进行图像识别结合我们的记忆视频内容场景。这算是一个比较高科技的植入结合了。

  
ARC:产品整个的制作时间花费多久呢?这之间总会碰到各式各样的问题,您认为这个过程中最大的一次挑战是什么?你们又是如何解决的呢?

  
王思前:我们第一个版本大概做了一个月,但我们的产品经验其实不太适合一般的创业团队参考哈。

因为我们团队都是年纪比较大,经验比较丰富的人,做东西比较快,我们产品设计在很早就有些积累。正常的周期应该在三个月左右。我们开发过程中,碰到最大的问题还是平面识别和定位的问题。解决的方法我也在前面提到过,都是从体验层面想办法,另外就是加入人工智能的东西了。

  
ARC : 再聊聊ARkit吧,对于苹果商城上关于ARkit的应用,几乎全部都相当的费电,这个是应用优化的关系 还是说ARkit 本身如此? 以你们开发和了解的其他基于ARkit的应用是不是都存在高耗电的问题?

  
王思前:用户实质上已经对AR类应用的高耗电存在一定预期的,他们既然认知这个设定,那么便可接受,用户会自己进行权衡。我认为,高耗电并不是现在最核心的问题。但还是要说目前绝大多数游戏类的AR应用也的确没有进行耗电方向的优化工作。

  
ARkit的三大功能:平面检测、定位、光影效果。它们之间是可以进行各自独立优化的,我们在平面检测和光影效果上做了部分优化,目的是减少它的运算。

  
ARC : 关于ARkit与ARCore两者,您能否给一个评价呢?我们不要求客观,从您自身观察,有一说一即可。

  
王思前:ARkit与ARCore排除平台不同,其他的都差不多的,但ARcore使用比ARkit更复杂一些,ARcore让开发者有更大的权限做一些底层接口的调用。两者的效果基本一样。ARcore找点、找图片的能力要强于ARkit。

但我们不能脱离平台说工具。在平台层面,我们抛弃Android的原因: google对整个安卓包括手机厂商的控制是非常不足的。所以在AR产品层面,苹果与谷歌的性能和体验是没有办法保持一致的。

  
最后,还是要说国内的SDK厂商,经过我们的系列调研,不少国内厂商在单目SLAM技术和识别效果上要强于ARkit的,比如亮风台,它在平面和定位上是比ARkit要好一些的。

  
ARC:您刚才说团队也在补充人员,那一个合格的ARkit应用产品经理及其团队,至少需要哪些特质?从您团队出发能为我们举例说明吗?

  
王思前:普通产品经理的一些基础要求我这里就不提的,我认为做ARkit产品最重要的是团队里所有人对物理学和基础的力学有深刻的理解,这是基础。这也是我们团队的优势,纵观我了解到相关的AR产品团队,可能只有我们团队的设计师是理工科的,对理工科有很强的要求,这很重要。

  
Arkit和真实世界的结合,存在大量的自由落体、碰撞、物理几何动态基础等表现。这都需要物理学和世界的构造相关的几何有一定的理解。如果一个团队的设计师与团队成员在物理规律上达不成一致,那几乎是不可能做出一款成功的ARkit产品的。

  
ARC:我们说回产品,根据我的观察Rememball在社交层面的潜力应该是巨大的,你们团队有将社交元素考虑在计划内吗?我们将来会看到一个能够通过AR记忆球进行社交互动甚至即时通讯的产品吗?

 

王思前:我们目前做的和我们规划的功能连五分之一都没有,我们是逐步的把功能一个个的叠加,打好每一步基础,记忆本身有两个层面:回忆和分享,我们并不是个记录工具,分享记忆是我们重中之重的模块。我们会一块一块的添加模块。我们做的科幻些,而且记忆是不可删除的,也可以将多人记忆串联起来做成记忆录。

  
最后,我要说Rememball是立足于未来的,它不是为了屏显设备,也不是为了手机硬件。它就是为了让人类社交脱离手机来设计的,我们一定是为了未来的交互手段来提前设计和探索的。始终认为,将来一定会有一种新的方式替代掉现有的社交产品,正如我们的产品Slogan。

相关文章

VRrOOm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