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回头客的VR体验馆正在艰难求生

Category: 
没有回头客的VR体验馆正在艰难求生
2016年9月28

在过去的三个季度里。VR经历了从行业应用、直播、游戏等各个方面的融资大爆发,创业者在虚虚实实的融资新闻事件中从旁观者变为了参与者。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有1200多家创业团队,从业人员突破万人规模,市场规模将超过百亿人民币,在行业大佬纷纷呐喊助威中,VR成为了中国的下一个创业风口。
 
 
但是有创业者在一片喧闹中开始犹豫徘徊,有行业应用创业者说门槛低,潜规则高,不赚钱;VR直播创业者说买了个几百万的直播设备,感觉像买个表;游戏创业者说辛辛苦苦忙大半年,感觉身体与心灵被掏空;VR体验馆个体户说这个月收益还不错,努努力争取今年买个房,娶个媳妇。
 
 
VR体验馆成为了众多行业领域里傲娇的猪,有行业人士说,2016年中国的VR体验馆将有望超过5000家,潮涌般的体验店正在占领城市的大街小巷,商场乐园等商业繁华区。面对越来越多内容、设备、装修风格同质化的体验馆, VR体验馆越来越像是一场草莽时代的金钱游戏,几乎每天都听到有新的体验馆开业,旧的体验馆倒闭或者转让。在面对即将迎来红海的VR体验馆创业者又将如何面对死亡危险。
 
 
1、不断上涨的场地及营销成本
 
 
对于普通大众来说虚拟现实是一个陌生的概念,对于新技术,小孩子与年轻人比年老者更容易接受,因此在选择场地时要考虑消费者人群定位与客流量,通常VR体验馆选择在人流量集中的综合商场、游乐场、影院、旅游景区、学校附近等,或者网吧、博物馆、科技馆等场所。高人流量的场所往往伴随着高物业成本,有创业者给笔者算了一笔账,以一台HTC vive预留的空间是必须在10平米左右的。所场所实际面积至少以20平以上为主。所以租金=当地价格*(20+公摊面积)。
 
 
以成都为例子,商业氛围最浓厚、客流量最大的成都春熙路商圈购物中心项目首层平均租金超过了1,000元/月/平方米;其他各商圈现有主要购物中心首层租金则是集中在300-600元/月/平方米之间。按照创业者刚刚给出的成本公式,如果开一个体验馆每个月的物业成本平均在1万元以上。
 
 
其次,在2015年到2016年上半年,很多VR体验馆都是翘脚老板。类似于成都这样的城市基本上不超过10家线下体验馆,大多数用户都是自然流量。随着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加入到这个行业,很多体验馆也开始在网络及线下做相关的营销活动。
 
 
在物业成本+营销成本的双重压力下,一部分VR体验馆将走向死亡。
 
 
2、技术、内容、体验的滞后
 
 
在笔者走访线下体验馆的时候,有消费者给出了这样的直接感受。“画面很真实,就好像僵尸真的扑过来一样”;“太晕了,到后来甚至有点头疼的感觉”;“游戏太少了,全都是射击、寻宝类的,没意思”。
 
 
技术端:大多数VR体验馆都是使用的HTC VIVE的头显设备都存在普遍的技术弊端,比如GPU性能不高导致的游戏或视频播放卡顿,屏幕分辨率低以及刷新率不高,导致的颗粒感、拖影和余晖等,加上光学镜片的技术欠缺、追踪定位缺陷以及VR播放内容的质量不高等,导致用户体验时出现头晕等现象,这是目前VR产业链共同面临的困境。
 
 
内容端:大多数主要来自Steam平台,有射击类、解密类、恐怖类,还有景观体验类如“海底世界”等。有创业者反馈成都有近百家,每个店内容差异化不大,很少有回头客进行二次消费。
 
 
体验端:目前VR体验馆在设备体验方面,有无线空间行走平台、无线游戏座舱、VR赛车等等,按游戏项目不同,每次体验10-15分钟,收费30-50元。其次是按照100-120元/小时收费,玩家可以在时间段任意更改自己想玩的游戏。
 
 
综合以上所述,笔者认为VR目前还处在一个比较早期的阶段,无论从技术、内容、体验方面都需要大幅度的提升。在相对不成熟的方案下又有多少体验馆能熬到春天。
 
 
3、不太成熟的消费者
 
 
从 2016 年年初开始,VR 体验馆像雨后春笋一样在大小城市的商业中心和购物广场争相露相,VR 体验馆成为了年轻一代人眼中的新宠。VR 产品的魅力在于能够让用户沉浸于另一个世界,并且在这个虚拟世界中与虚拟环境实现交互,给玩家带来前所未有的感官体验。这种既陌生又新奇的新鲜产物立刻吸引了当下一大批年轻的娱乐爱好者。
 
 
笔者在观察中发现大多数消费者都是猎奇的心理需求,很多尝试过的玩家都表示短期内不会再体验第二次。VR 体验馆便很难拥有回头客,客流量达不到预期,投入资金的回收就变得遥遥无期。  

相关文章

VRrOOm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