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了VR的《生化危机7》有多难弄?相当于做了两遍

Category: 
加了VR的《生化危机7》有多难弄?相当于做了两遍
2017年3月7

对于制造恐怖环境来说,VR设备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强大的工具——它能让游戏玩家们身临其境,让在现实与虚拟之间迷失方向。作为这代《生化危机7》的VR总工程师, 高村和宏(Kazuhiro Takahara)让这样一个传统恐怖类型游戏玩起来更加真实,他说:“有了VR设备,恐惧再也不会藏在屏幕背后,它会让恐怖真实存在。一般的恐怖游戏,遇到恐怖镜头你可以变化你的视线。而在VR的世界中,你是逃不掉的。因为你就在那件破旧的别墅当中,你无时无刻都会感到毛骨悚然。”

 

 

当然,新的技术同样面临新的挑战。VR不仅仅是一种新的游戏形式,它对于开发者而言,也是一种新的操作逻辑和游戏理念。同样,VR也会使得游戏本身的体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需要游戏制作人员新的思路,对游戏中的各种细节进行再处理,从一个传统电视游戏过渡到VR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

 

 

在保留了之前几部作品中一贯的生存恐怖氛围的同时,《生化危机7》采用了第一人称视角,也大大加强了游戏的恐怖效果。而也正是因为《生化危机》系列前几部的巨大成功,制作团队也更愿意用心的手段来诠释经典。最开始,高村和宏在制作游戏的过程中和团队起草了很多种方案,而接下来他认为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在《生化危机7》开始制作之前,我们就已经确认VR是这部游戏的重要一环。那时候是2014年,大部分开发人员都对VR设备充满了兴趣。但是直到2015年10月,正式的开发工作还没有引入VR。”

在那一段时间,VR这一理念也仅仅停留在技术Demo且相当局限,《生化危机7》的VR世界就一直停滞着。于是,卡普空(Capcom)创作团队在2015年E3游戏展上先展示一小段称作“厨房”的Demo,在该Demo演示中,主人公被捆绑在椅子上,被一个女人持刀威胁。

 

 

高村和宏说:“当时的反响很热烈,体验者好像都被VR所营造的恐怖氛围吓到了。这也给我们接下来实行进下一步的打算提供了信心和动力。当厨房Demo在东京游戏展上获得更强烈的反响之后,《生化危机7》的VR开发正式启动。”

 

 

高村和宏和他的团队在VR领域看到不可估量的前景的同时,也将面临各方面的挑战。他说:“当玩家扮演游戏主人公伊森(Ethan Winters)的时候,那必须是一种沉浸式的体验。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让玩家在贝克一家(Baker)的别墅里身临其境,哪怕是一滴水,木板的嘎吱声,都要做到相当逼真才行。我们希望让所有玩家忘记自己还带着VR设备,希望他们沉浸在另一个世界。”

 

 

当时,VR对于木村和宏团队来说是全新的领域。他们也立刻意识到,做一款VR游戏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尤其是当游戏存在两种模式时,开发起来就更加复杂。木村和宏说:“我们面临很多挑战,当时并没有同类型VR游戏制作的先例,所有一切我们都需要自己摸索。不再使用单一的摄像机视角建模,不再套用过去的操作系统......这种感觉像是在同时制作两款游戏。”

所有参与其中的VR团队都不可避免地遇到了各种各样的挑战。“大部分开发人员都在自己的闲暇时间里对VR程序进行修补,我们不得不在原有游戏的基础上进行大量的修改和编程。手柄对于VR世界来说算是一个绊脚石,这也许是唯一一点能让玩家认为自己不是伊森的东西。”让玩家换上主角的衣服,靠意念和肢体动作在房子间穿梭,这对于玩家本身和VR制作团队来说有些不切实际。于是高村和宏最终还是做出了艰难的决定——用手柄来操控游戏主角。

 

 

高村和宏说:“用意念和神经控制游戏超出了我们能达到的能力范围,这种游戏体验真正能让玩家化身为主角,进入那个恐怖的环境,到处寻找道具,与怪物争个你死我活......这些都是我们想为玩家所展示的,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当然,对于开发者来说,玩家选择哪种游戏模式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发现,对于玩家来说,在VR和非VR相同操作的情况下,他们似乎更希望VR所带来的全新体验。只要你与众不同,玩家们就更容易认识你并乐于尝试。”

 

 

正考虑手柄操作会不会影响VR体验的同时,高村和宏团队收到了很多玩家的反馈并倍受鼓舞。木村和宏说:“玩家们的反馈出乎了我们的意料。我们是采用了30度转身镜头设置,这样能让在VR世界中的玩家感到非常舒服,减少眩晕感。还记得2015年厨房Demo吗?那会儿我们甚至都没有考虑到这点。我们必须在游戏制作过程中感受动作的每一个细节。转身镜头设置在VR镜头设置当中,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更加舒适的游戏体验。”

高村和宏在《生化危机7》中还暴露了许多问题,他家继续发展这项科技在游戏中的作用。他说:“未来的科技绝对是我们想要尝试的方向,在制作VR游戏版本的过程中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同时我们都能自主解决一些问题,这些无疑对我来说是巨大的鼓舞。如果不是厨房Demo的巨大反响和这项无人问津的新领域,我们都没有十足信心确保自己能成功。”

 

 

“对于没有明确答案和前任参照的现实情况下,我们只能凭着自己对VR恐怖游戏的想象来完成目标。即使也有很多人当时反对我们或者这样或者那样的言论,然而我们必须保持创造性。”

 

 

他继续表示:“我们必须面对更大的挑战,更多前无古人的领域,并一步步向目标靠近。《生化危机7》VR版教会了我们如何在未知领域前行,我和我的团队也对未来和接下来的目标更有信心。”

相关文章

VRrOOm Wechat